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

滚动消息:
联系我们
  • 邮编:116001
  • 联系电话:0411-82589337
  • 传真:0411-82589061
  • 地址:大连市中山区五五路12号良运大酒店5楼
稻谷
政策面变化大!今年稻谷收购和小麦比有哪些相同与不同?
发布时间:2018-08-06

今年部分地区小麦启动了托市收购,稻谷是否步其后尘?由于稻谷政策面发生较大变化,主要是托市价大幅下调,加之减产幅度较大,今年启动托市收购的范围和数量可能大减,将主要以市场化收购为主。

自2012年以来,小麦每年都启动托市收购,稻谷市场(尤其是粳稻市场)也基本与之保持同一步调。今年部分地区启动了小麦托市收购,后期稻谷是否也会步小麦后尘而启动托市收购呢?同为我国主要口粮品种的小麦和稻谷,由于基本面和政策面存在诸多相同之处,所以多年来在托市收购方面基本保持同一步调,二者均连年启动托市收购。但2018年,随着政策面发生变化,小麦与稻谷的不同之处逐渐凸显。

稻谷与小麦市场共同点

产大于需均较严重

国家粮油信息中心7月份发布的月度供需报告预计,2018年全国小麦产量为12673万吨,较2017年减少304万吨,减幅2.5%;消费量为11170万吨,减少50万吨,减幅0.4%;年度产大于需1503万吨,占需求量的13.5%。

预计2018年我国稻谷产量为2.027亿吨,较上年减少586万吨,减幅为2.8%;2018/2019年度国内稻谷总消费为18678万吨,较上年度增加118万吨;年度稻谷产大于需1592万吨,占需求量的8.5%。

进口数量均较大

据海关总署统计,2017年我国小麦累计进口429.7万吨,较2016年增加92.2万吨,增幅27.3%。小麦进口量保持较高水平的主要原因是国内小麦价格较高,与国际市场的价差最高时超过1000元/吨。

2017年我国进口大米399万吨,较上年增加45.8万吨,增幅12.96%,全年大米净进口为279.3万吨。2017年我国大米进口较多的主要原因是内外价差较大,最大时超过1000元/吨,今年初为700多元/吨。

年度结余量均较高

我国小麦与稻谷自2012年以来一直呈产大于需格局,加上进口大量增加,导致供大于 求现象不断加重,出现了产量高、进口高和库存高的“三高”现象。据国家粮油信息中心7月份预计,2018/2019年度全国小麦供求结余量为1179万吨,占需求量的10.6%;较上年度减少946万吨,减幅44.5%。预计2018/2019年度全国稻谷结余量为1792万吨,占需求量的9.6%;较上年度减少804万吨,减幅31%,但仍保持较高水平。

政策市特征均较明显

由于多年来小麦和稻谷均呈供大于求格局,国家不得已通过连年启动最低收购价预案来稳定市场,政策市特征日益增强。小麦市场自2012年以来已连续7年启动托市收购,其中2012~2017年6年累计收购托市小麦1.3亿吨左右,目前政策性小麦库存在7000万吨以上。稻谷市场自2011年以来也已连续7年启动托市收购,累计收购托市稻谷1.7亿吨左右,目前政策性稻谷库存仍在1.3亿吨以上。

均公布了托市收购预案

2018年5月18日,小麦和稻谷最低收购价执行预案同时发布,且托市收购期较上年均有所缩短。小麦托市收购执行时间调整为当年6月1日至9月30日,政策执行时间延后了11天;早籼稻调整为当年8月1日至9月30日,政策执行时间延后了16天;中晚籼稻(包括南方粳稻)调整为当年10月10日至次年1月31日,政策执行时间延后了24天;粳稻调整为当年11月1日至次年2月末,政策执行时间延后了22天。同时,还提高了最低收购价粮食收购质量等级标准,这也是导致湖北省今年只能启动超标小麦临时收购处置实施方案、而未能启动托市收购的主要原因。

稻谷与小麦市场不同点

托市价下调幅度不同

2018年国家对小麦及稻谷的最低收购价均进行了下调,但下调幅度差距较大。2018年生产的小麦(三等)最低收购价为2300元/吨,每吨较2017年下调60元,幅度为2.5%,这也是我国小麦最低收购价实行以来首次下调。自2006年小麦最低收购价实施以来连续上涨,2014~2017年持续维持在2360元/吨的历史最高点。

与小麦不同,稻谷最低收购价自2016年以来已多次下调,且下调幅度较大。2018年生产的早籼稻(三等,下同)、中晚籼稻和粳稻最低收购价分别为2400元/吨、2520元/吨和2600元/吨,比2017年分别下调200元/吨、200元/吨和400元/吨,下调幅度分别为7.7%、7.4%和13.3%;较2015年时的最高价分别下调300元/吨、240元/吨和500元/吨,下调幅度分别为11.1%、8.7%和16.1%。

市场价与托市价差价不同

小麦市场收购价与托市价较接近或略低,而2017年稻谷收购价与托市价仍有一定的距离。前期因江苏、安徽、河南等部分主产区新麦价格低于最低收购价,因此启动了托市收购。而在稻谷最低收购价大幅下调后,2017年产稻谷的收购价目前仍远高于托市价。如黑龙江佳木斯地区圆粒粳稻(2017年产国标三等稻谷)7月下旬收购价为2850元/吨,较2018年最低收购价高250元/吨;江苏泰州普通粳稻收购价为3000元/吨,较2018年最低收购价高400元/吨。除非市场后期大幅下跌,否则将难以达到启动托市收购的要求。

后熟期有所不同

小麦后熟期相对较长,普遍在1个月以上。刚上市的新麦由于后熟尚未完成,保管及加工品质都会受到一定影响,因而对收购有一定影响。而稻谷尤其是籼稻基本没有后熟期。后熟期长短在正常年景对市场影响不大,但在弱市时其负面作用可能会被放大。

今年新季早籼稻进入集中收购期,收购价低开后迅速回升。据监测,7月9日,全国早籼稻收购价为2365元/吨,7月16日已回升至2390元/吨,7月23日进一步上涨到2432元/吨。其中,江西全省收购价为2339元/吨,位于2400元/吨的最低收购价之下,湖北2400元/吨,湖南2410元/吨,其余主产区收购价也都在托市价上方。如江西早稻近期不能迅速走强,预计可能短期启动托市收购,其他省份启动托市收购的可能性不大。

免责声明: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,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。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,与本站立场无关,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告知,我们将做删除处理!